您現在的位置:新華網吉林頻道>正文
分享: 
新華廣播
長島的孩子
時間: 2019-03-01 09:19:21      來源: 河北日報
分享本頁至手機

(“我的海島我的家”系列小說,郝月梅著,河北少年兒童出版社2019年1月出版。本文為該系列小說后記,有刪改。)

  20年前,在讀過一部海島題材的世界名著后,我一氣呵成寫了中篇小說《北山島》。當時還不會用電腦,我沒有起草,直接在稿紙上寫就,然后自信地去了郵局。當我把一疊厚厚的稿子裝進信袋時,才驀然發現,文稿上的鋼筆字潦草到我自己都難辨認。可是,我已經等不及再重新抄寫一遍了,就這樣一橫心,把稿子投進了郵箱。

  沒料到,這最“草率”的一次投稿,竟很快發表在上海的文學雙月刊《巨人》上,更沒想到,接著引來了一些少兒雜志和出版社的約稿。細想想,寫這篇小說所有的“順”,皆因為觸動了那段深藏于我心的最為珍貴的童年生活記憶。正是從《北山島》始,我有了創作海島故事的念頭。

  我的父親是軍人,兒時我隨父母來到渤海灣的長島,在此一住就是八年。

  長島亦稱長山列島,由大小30多座島嶼組成。這里是扼守京津的門戶,古往今來皆為要塞。因戰略位置特殊,1949年長島解放后,我軍即派遣部隊進駐長島,成立海防團,后來,又成立內長山要塞區。

  那時候,長島是封閉的,因是軍事要塞,進島要有介紹信,島外來人極少。沒有喧囂紛繁,沒有污染,這片海域干凈安寧,海水清澈,天空湛藍,青山綠水,一切都是原生態天然的。然而,在這里生活卻是艱苦的。

  我家進島時,部隊已經度過了最困難的時期。據說部隊上島之初,沒有住房,沒有電,缺少蔬菜,缺少淡水,一些深海駐防的無人島上,喝的水得靠運輸艇定期往島上送,趕上風浪天,不能通航,給養運不進島,喝水都是問題。“以島為家,以苦為榮”的標語,在要塞區軍營隨處可見。

  給我留下溫馨記憶的,是沿著山勢建起的部隊營房,是每天響起的軍號聲,是海面上過往的軍艦,是夜間燈塔礁上的一閃一亮,是軍人們的演兵操練,是爸爸們上班下連隊的身影,還有媽媽們呼喚孩子回家吃飯的聲音,南方北方的腔調都有……是的,我們都是來自五湖四海,為了守衛祖國的東大門,在這里安下了家。

  我們的小學校坐落在山坡上,兩排紅瓦房,幾十個孩子。建在海邊的大禮堂是最吸引我們的去處,這里幾乎天天晚上放電影,多是最新影片。每年的“八一”和春節,全國各路擁軍慰問團接踵而至,王心剛、馬季等演員都來此表演過,我們能感受到,雖然海島遠離陸地,但祖國牽掛著海島。

  松山是長島海拔最高的山。記得山頂有間石頭壘的小房子,那是部隊的一個海岸觀察通信站,逢年過節,會有五星紅旗在山頂飄揚。大雪封山的日子,可以看到一條隱隱的小路從山間黑松林穿出來,彎彎曲曲通向山頂。一天,我和哥哥爬上山頂,好奇地進到小房子里,看到一張簡陋的床,一個爐子,只有一個士兵。他不寂寞嗎?

  駐地的小漁村,只有13戶人家。這里與廟島隔海相望,西邊海域是大黑山島。平日里,各島上安靜自然,一派祥和,然而,島下卻設有大機關,這就是坑道。坑道穿山而過,縱橫全島,是備戰的藏龍臥虎之地。

  守島部隊最艱苦的工程,就是修筑坑道。當年,從堅硬的山石中開通出坑道,全靠工兵用炸藥、鐵錘、鋼釬一下下開鑿。在學校上課時,我們常常聽到開山的炮聲,看到炸飛的山石。

  家在海島,我們都變成了膚色黑紅的島上小孩兒。和漁民的孩子一樣,挑水拾柴,養雞趕海,吃咸魚餅子,只不過比漁民的孩子多出一些閑暇去玩耍。軍營里的男孩子,天生膽大性野,去靶場撿彈殼,潛入海底摸海參,攀上崖壁掏海鳥蛋……弄得鼻青臉腫、頭破血流是常有的事。

  小說中的哥哥、羊毛、小迷糊、小黑豬、小迷糊的姐姐、梁擁軍等就是這些孩子中的一員。當我寫作時,他們帶著濃郁的海島氣息向我走來,直走進我的作品里。這些人物幾乎連姓名、外號、相貌、聲音、衣著舉止都是真實的。他們在我的腦海里鮮活靈動,嘰里呱啦,將我帶回島上軍營里的童年歲月。那真是一段陽光燦爛的日子……

  寫長島故事,這個念頭在我心中縈繞了20年。終于可以靜下心來,動筆寫那段生活了。為喚起當年的感覺,我專程回過長島,卻不料,去到那里童年的記憶完全找不到了。

  時代變遷,當年的軍事禁區變成了開放的旅游勝地,川流不息的私家車,一船船載來的游人,遍布近海的養殖池,鋪滿海岸的漁網……原本幽靜的小島呢?我不甘心,依然在尋找童年的長島。

  轉過年來,我往更深的隍城島去,那是要塞區某團的駐防地,距陸地更遠,靠近公海。這里安靜了許多,當年部隊的設施還保留著。在一排空空的老營房邊,我怦然心動——山墻的高處,嵌有一顆立體的五角星,已經被風雨侵蝕得沒了顏色。我注視了它良久。

  如今,我們的父母,當初不管他們來自哪里,都在長山要塞站完最后一班崗,最終,面朝大海,長眠于地下。他們把一生獻給了祖國的守島事業。作為后代,我們中的一些人又成為新的守島軍人。作品人物原型中,哥哥參軍,一直在長山要塞,小黑豬、小迷糊和他倆的姐姐,也都在要塞部隊服過役。

  現在,保衛祖國東大門的任務已經完成,長山要塞已不復存在,可那段歷史在,守島軍人的精神在。我要做的,就是把那一段經歷,我們孩童時的,在長島軍營里成長的故事寫出來。

  作者簡介

  郝月梅,兒童文學作家,齊魯師范學院教授。著有“小麻煩人由由”系列、“超萌小拍檔”系列、“凡不煩的杜小都”系列等小說。曾獲中華優秀出版物獎、齊魯文學獎、泰山文藝獎、山東省文藝精品工程獎等獎項。

責任編輯: 衣兵
精美圖片
專題策劃
  • 中國長春電影節與您誠摯相約
  • “通順2018”長春市建委服務市民順暢平安行
  • 早落地、早開工、早見效 聚焦長春“三早”
本站所刊登的新華社及新華網各種新聞、信息和各種專題專欄資料,均為新華網版權所有,未經協議授權禁止下載使用。 制作單位:新華網吉林頻道 版權所有:新華網股份有限公司
版權與免責聲明 Copyright ? 2000-2016 JL.xinhuanet.com All Rights Reserved.

新華炫聞

吉林頻道

010070050010000000000000011100001124179230
河南11选五5开奖结果怎么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