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現在的位置:新華網吉林頻道>正文
新華廣播
跟著“玲玲”一起奔跑——2019和龍國際馬拉松賽記
時間: 2019-09-12 19:28:00      來源: 新華網
分享本頁至手機

  “三份湯飯,姐妹臭醬辣豆腐。”聽到老板娘把我們點的三份醬湯簡化成一句七言詩,我們仨不禁樂出了聲。但我們的心里著實高興不起來。已是晚上10點多了,雨依然下的持續且后勁十足。看來明天的和龍馬拉松比賽注定是一場“雨戰”了。

  下午6點乘坐城際列車離開長春的時候還是響晴的天,兩個半小時后到達延吉。臺風“玲玲”已先我們一步來到這里,迎接我們的除了黑漆漆的夜,還有淅瀝瀝的雨。又坐了一個小時的汽車,我們到達了此行的目的地——和龍。和龍市隸屬于吉林省延邊朝鮮族自治州,位于吉林省東南部,地處長白山東麓,圖們江上游北岸,朝鮮族人口占總人口一半以上,素有“歌舞之鄉”“金達萊故鄉”的美譽。

  雨夜朦朧,饑腸轆轆,無暇觀看街景,冒雨來到這家湯飯館。一份熱乎乎的湯飯下肚,心里也似乎有了底:不管下多大雨,一定按計劃參加比賽。想當初長春馬拉松被暴雨澆得睜不開眼睛,不也照跑不誤嗎!

  之所以對和龍馬拉松有這么高的熱情,不僅是因為和龍與長春距離不遠,更主要的原因是“和馬”在中國的馬拉松發展歷程上具有難以取代的意義。“和馬”創辦于2012年,首開中國縣級市舉辦馬拉松的先河,也是吉林省第一個國際馬拉松賽事。當時全國一年的比賽也就二三十場,不像如今跑者們面對一年千余場賽事眼花繚亂。良好的氣候條件、優質的綜合服務及豐富的辦賽經驗,得到了中國田徑協會和國內外跑者的高度認可,“和馬”多次榮獲中國田協“金牌賽事”“銀牌賽事”和“特色賽事”殊榮。

  一宿無話。9月7日清晨6點,鬧鐘響起。從床上爬起來,第一件事先拉開窗簾,打開窗戶。映入眼簾的是滿天密布的彤云,“唰唰”的雨聲密實而響亮,從耳畔傳入心底,摧毀了我對晴天的最后一絲希望。

  吃早飯,換上參賽服裝。本來自己準備了一身較為輕薄、排汗功能更強的短褲背心,臨時決定還是穿組委會統一發放的參賽T恤。首先是這件T恤相對厚實,雨天穿應該會更保暖;另外是得知T恤的玫紅色就是金達萊的顏色以后,怎么看都覺得順眼。

  酒店距離位于和龍市人民體育中心的起跑處也就一公里的路程,7點20分,我們一行三人提前40分鐘走向起跑處。另外兩人是經常與我一起參加馬拉松比賽的朋友,我們三個人都屬豬,而他倆比我年輕了12歲。身上裹著一次性雨衣,還能夠保持干爽,隔絕寒氣。但沒走出幾百米,跑鞋就濕透了。雨中的和龍市氣溫在11℃左右,略顯清冷,但路上隨處可見匆匆前往一個方向的金達萊顏色的跑者,為小城增添了許多溫暖和生動。

  拐過街角,看見人山人海,涌動著,喧囂著。幾千名跑者等待著釋放奔跑的激情,民警和志愿者們敬業地維持著秩序。似乎“玲玲”帶來的這場雨不是澆滅熱情的水,而是助長興致的酒。

  起跑區后段主要是參加10公里健康跑和5公里迷你跑的跑者,許多人都撐著雨傘。我們一路彎腰抱頭護眼,在“傘客”群中跌跌撞撞,斗折蛇行。剛剛來到前面的半馬選手集結區域,比賽就開始了。歡呼聲中,我的兩個“豬隊友”一馬當先,在人群中左沖右突,很快就不見了蹤影,剩下老驥伏櫪的我,不,是老豬伏槽的我獨自在凄雨冷風中凌亂。

  穩定心神,保持著自己的速度和節奏,我的“和馬”征程開始了。一邊跑,一邊施展凌波微步,閃避著路上的積水區。實在避不開,就索性一路趟過去,腳步聲清脆,水花四濺。幾個參加迷你跑的半大小子更是專門往水坑里踩,踢出更大更高更絢麗的水花。“和馬”對他們而言不是比賽,甚至也不是跑步,而是一個歡樂的節日。

  一公里過后,身上已微微見汗,跑者之間也彼此拉開了距離。我干脆扯下雨衣,享受毫無顧忌、無拘無束在雨中奔跑的感覺。T恤瞬間濕透,緊貼在身上,雨滴打在裸露的皮膚上“噼啪”作響。我把自己想象成一個追逐獵物的遠古野人,或者是一條在水中游動的魚。讓風雨來得更猛烈些吧,野性在呼喚,自由在升騰,沒有什么能夠束縛我的雙腳,沒有什么能夠阻擋我的奔跑。

  跑到第三公里,我意外地抓到了215的兔子(兩小時15分完賽的官方配速員)。參加了十多場馬拉松比賽,這還是第一次。想來還是“和馬”的半程馬拉松選手相對較少的緣故,因此起跑時我就距離215兔子不遠。本來賽前給自己定的目標就是215到230,當下決定后面的比賽就跟著215兔子跑了。不用操心自己的配速和體力分配,老老實實地跟著跑下來十七八公里,就算圓滿完成目標了。

  與我同樣想法的還有兩位女士。年紀稍大的來自延吉,年輕一些的來自長春雙陽,兩人都是第一次參加馬拉松比賽。中年延吉女剛剛練習跑步一個月,青年雙陽女則更不簡單,此前她用了半年將體重從170斤減到116斤,然后開始長跑,至今也不過幾個月的時間。

  215完賽,要求每公里的配速為6分23秒,這個速度對我來說相對輕松。確定了“巡航定速”的模式后,心情不再緊張,注意力也從賽道轉移出來。從街邊的建筑看,和龍是一座清爽樸實的小城,不浮夸也不張揚,有點像自己的家鄉。巧合的是,我的參賽號碼0474正好是家鄉的電話區號,由此讓我對這座小城更多了一層親切。

  在城里的街路上兜了一個不大的圈子,浩浩蕩蕩的隊伍就奔向了出城的省道。當路邊的指示牌顯示已經跑了5公里的時候,我們已經置身城外。遮擋視線的建筑物消失了,道路兩旁是大片已泛金黃的稻田,豐收在望,讓人心生喜悅。細雨蒙蒙中,道路盡頭遠山如黛,云霧在山間縈繞,宛若仙境。讓人感動的是,路邊有一群為跑者加油助威的小學生,他們揮拳吶喊著,聲音稚嫩而整齊,似乎真的能夠為你的身體注滿能量。繼續向前,路邊出現四個身穿民族盛裝的朝鮮族阿媽妮,她們曼妙的舞姿贏得了跑者的陣陣喝彩。

  第八公里時,道路的另一側出現了領先的肯尼亞男選手折返回來的身影,越來越多的男女選手緊隨其后。賽道兩邊的跑者互致問候、互相鼓勵,場面溫馨得不行。第九公里,我的兩個“豬隊友”也出現了,至此他們領先我已經10多分鐘。雖然我并不很在乎成績,但看到他倆的那一刻,還是有那么一點羨慕和嫉妒的情緒。賽道的折返點在10公里處,跑到這里也就跑進了大山腹地。這里三面環山,山上的草木被雨水滋潤得青翠欲滴,山間清冽的空氣讓人忍不住貪婪地張大嘴巴呼吸,恨不得打包帶上幾十斤空氣回家去慢慢享用。

  一般情況下,我跑過10公里身體就度過了疲勞期,跑起來會有輕松愉悅的感覺。當然,按照運動科學理論,這應該是大腦中內啡肽開始分泌的緣故。但這次有點例外,10公里折返后是一個漫長的緩坡,我依然保持著6分多鐘的配速,身體消耗變大,跑得漸漸吃力。幸好賽道這一側別樣的景致讓我的關注點發生了轉移。路旁有一條江蜿蜒流過,我特意問了執勤的民警,他證實了我的猜測:是的,這就是大名鼎鼎的海蘭江。

  “紅太陽照邊疆,青山綠水披霞光,長白山下果樹成行,海蘭江畔稻花香……”伴著優美的旋律,海蘭江流淌在幾代中國人的記憶深處,如今突然闖進你的眼簾,當然會驚喜如與老友重逢一般。眼前的海蘭江江面并不寬,由于下雨的原因,江水也并不清澈,而是呈現出渾濁的土黃色。但正是這條看上去不起眼的河流,澆灌了沿岸百萬畝良田,經過江水滋養的稻米軟糯清香,遠近聞名。

  跑了15公里,雙腿越來越沉,疲勞感一點點集聚,拖拽著我的身體。我開始遇到補給點就進,大量補充功能飲料和飲用水,然后繼續堅持按照6分鐘多的配速奔跑。其間追上了一位75歲的老大爺,簡單攀談了幾句,老人堅持長跑50多年,近年來才剛剛接觸馬拉松,已經跑了十幾場比賽。快進城時又遇到五六十名小學生,他們在路邊一字排開與跑者擊掌。孩子們興奮地尖叫著,小臉漲得通紅,讓你不忍心錯過任何一只向你伸過來的小手。

  最后3公里,疲憊如山一樣壓過來,身體似乎已達到承受的極限。雙腳機械地交替向前,左前腳掌每邁一步都會感到一陣鈍痛。我開始掉速,眼睜睜看著215兔子帶著一大堆擁躉越跑越遠。本來已經變得零星的雨突然又不合時宜地大了起來,在雨絲的抽打中,憑著意志力調動僅存的體力,一步一步地跑者、捱著、承受著,800米,500米,300米,終點越來越近,終點就在眼前。跨過終點線的那一刻,我按下跑表,時間定格在2小時15分,每公里配速是完美的6分23秒。

  我的“和馬”順利完賽,這是我一年多以來參加的第十二個正式的半程馬拉松賽事。沒有興奮,甚至也沒有喜悅,心里只想快點回到賓館洗一個熱水澡。十幾個馬拉松一路跑來,波瀾不驚乃至寵辱不驚早已成為我這樣一個資深跑者的比賽修養。但我也知道,奔跑了兩個多小時,和龍于我而言,已不再僅僅是地圖上的一個坐標,而是一個有美景、有溫度、有回憶的地方。

  離開和龍的時候,雨停了。當天傍晚回到長春,一出火車站,雨下的正急。“玲玲”對我們還真是戀戀不舍,一路從和龍追了過來。(王健民)

  編輯:郭聰 責校:衣兵

  主編:黃維

本站所刊登的新華社及新華網各種新聞、信息和各種專題專欄資料,均為新華網版權所有,未經協議授權禁止下載使用。 制作單位:新華網吉林頻道 版權所有:新華網股份有限公司
版權與免責聲明 Copyright ? 2000-2016 JL.xinhuanet.com All Rights Reserved.
010070050010000000000000011100001124992432
河南11选五5开奖结果怎么查